昨日中午時分,冬日暖陽。韶關市湞江區犁市鎮溪頭村委會上塘村小組65歲的貧困戶夏永全和老伴正在自家庭院內,見到韶關市和湞江區扶貧辦以及鎮、村幹部,夏永全一下子跪在了眾人面前。
  幹部們趕緊上前攙扶起老人,並不停地安慰他。但夏永全還是哭了起來:“26日那天是別的村民告訴我吳章明已經不在了,我因為老伴重病在身走不開,沒能去送送吳章明”。在夏永全的印象中,吳章明幾乎每天都到家裡來看他,“好人就這樣走了,哪能不痛心!”
  生命最後一周,心惦貧困戶禦寒過冬
  第一天瞭解到貧困戶缺少過冬棉被,第二天即向幫扶單位反映,最後一天還借了村幹部的摩托車親自將棉被送到貧困戶家中。
  時間定格在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在溪頭村委會吳章明的辦公室,辦公桌上“韶關市湞江區扶貧開發‘雙到’駐村工作隊工作日誌”里只寫上日期,還未來得及寫下內容,也沒有吳章明的親筆簽名。
  當日20時後,吳章明在村幹部侯祖衛家吃完晚飯,喝了杯茶,然後回辦公室準備第二天村委會換屆的有關事宜。21時左右,吳章明與妻子伍惠鶯打了10多分鐘電話後去村委會樓梯的衛生間洗澡。意外發生了,吳章明不幸倒在了衛生間,殉職時年僅39歲。而到今年3月,吳章明本將迎來自己的不惑之年。
  侯祖衛清楚地記得,當日19時左右,吳章明在村道邊將借的摩托車還給他,摩托車是吳章明借去給3公裡外的上塘村小組貧困戶夏永全家送棉被。
  在吳章明隨身帶的工作筆記中,記載著送棉被的前因後果:12月19日,走訪夏永全時瞭解到,天氣寒冷缺少棉被過冬,他家養的兩隻雞還被狐狸咬死;20日,向湞江區住建局反映其幫扶對象的困難;23日,區扶貧辦召開扶貧工作會議;24日,村委召開溪頭村第六屆村民委員會選舉公告會議;25日,送棉被到上塘村夏永全家,為其解決問題。
  夏永全告訴筆者,吳章明對他家因病致貧的情況很“上心”。夏永全家雖然建起了二層樓房,但他老伴患有尿毒症,這幾年花去不少錢。兒子在外打工,每月給家裡1500元錢,500元當家用,1000元用於老伴治病。在幫扶單位的支持下,夏永全與其他貧困戶每戶免費獲得60只雞苗和飼料,在院落和鄉野間養養雞對於他這樣缺少勞動力的貧困戶家庭是比較現實的。
  在吳章明保存的入戶調查資料中,夏永全家的情況也有詳細的記錄。筆者註意到,除了工作筆記、入戶調查資料、駐村工作考勤表等,辦公室里關於吳章明個人的遺物只有一本鮮紅的黨費證。黨費證內記載著吳章明從2010年起繳納的黨費,每月4.5元,而2013年下半年尚未來得及繳納。
  半年多時間,駐村僅請過3天事假
  在吳章明所參與制定的幫扶三年工作總規劃中,到2015年需要籌集幫扶資金575萬元,在2013年,落實到位的資金就已經達到302萬元。而吳章明在駐村的半年多時間里,卻是坐農村客運班車轉搭摩托車或自己開電動車往返。
  溪頭村黨支部書記侯祖良說,吳章明是一個老實人,他在2013年6月10日進村入駐後,就在筆記本上記下了犁市鎮到梅村的客運班線對開時間表,而從梅村到溪頭村這一段,他只能搭摩托車進來。駐村工作隊隊員周雪花說,有時吳章明也會開著他新買的電動車,從韶關市區直接開進溪頭村,單程就有40公里。
  駐村工作考勤表上顯示,從2013年6月10日到12月25日,吳章明除開節假日和周末,僅請過事假3天。半年多的時間,吳章明一心撲在駐村工作上,侯祖衛告訴筆者,吳章明不喝酒,比較少抽煙,平時話也不多,“屬於那種你不叫他吃飯就自己煮方便面吃的人”。所以,家距村委會10多米遠的侯祖衛喜歡叫上吳章明去家裡吃飯,而吳章明要付伙食費,被侯祖衛以“同事間(吳章明同時還擔任村黨支部副書記)粗茶淡飯算什麼錢”擋了回去。
  吳章明又是個細心人。犁市鎮副鎮長歐業松記得,溪頭村委會辦公樓剛修繕後不久,靠村道的外牆被運送竹子的車碰刮掉了一塊瓷磚,吳章明就找他提了兩次,希望讓施工方幫忙補回去。溪頭村委會主任侯祖友也說,吳章明在對貧困戶入戶調查中瞭解到,村民侯潤軍的老婆離家出走多年,同時帶走了戶口簿和小孩出生證等,造成侯潤軍14歲的女兒入戶困難,吳章明把這作為解決侯潤軍實際困難的大事來抓,現入戶手續已在辦理中。
  吳章明還是個勤快人。侯祖友介紹,當吳章明瞭解到村裡有一處水質較好的水源地,便在村委會副主任侯國新帶路下,走了四五公里路採集水樣,並送到有關單位進行檢測,還墊付3000多元的檢測費,“只可惜水質有些指標未達標”。而據資料顯示,吳章明先後53次對38戶貧困戶102人進行入戶調研。
  吳章明工作有心並且踏實,2013年12月12日,《湞溪扶辦[2013]11號通知》明確,調整後駐村工作隊隊長為吳章明。令湞江區扶貧辦主任黃文欣慰的是,吳章明在溪頭村的半年多時間里,剋服種種困難,參與籌集幫扶資金60多萬元,順利完成了7個扶貧開發項目:成立合誠種養專業合作社,現已開展經營網箱養殖;成立森發農村經濟合作社;帶動村委、31戶貧困戶和49戶村民入股“源野綠”農產品專業合作社;修繕村委辦公樓;推進五小水利工程建設;完成5戶貧困戶危房改造工程;幫扶貧困戶參加新農合、新農保。
  黃文說,2013年,溪頭村集體收入從上一年的7000元上升到5萬餘元,增長614%,其中就有網箱養殖的承包金2萬元和村委會入股的分紅。貧困戶每戶獲得分紅達600餘元,年人均純收入達到5000元以上,比2012年增長103%。此外,在2013年,各扶貧開發項目落實到位的資金就已經達到302萬元。今年,總投資80萬元的飲水工程將得到有力推進並完工。
  10多分鐘的電話,不曾想竟成永別
  事發當晚,吳章明給妻子伍惠鶯打了個10多分鐘的電話,告訴妻子第二天將舉行村委會換屆提名的情況,然後說“想早點休息”。不曾想,這卻成為他與妻子的訣別。
  吳章明的家安在韶關的鬧市區,筆者昨日走進他顯得昏暗和逼仄的家,一時間難以相信這竟然是一位區人社局就業局副局長的家——房間僅30多平方米,屬於一戶舊房分隔成兩戶出租的,租金每月120元。
  據韶關市湞江區就業服務管理局介紹,吳章明原在深圳迅達出租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工作,2004年12月進入湞江區勞動就業服務管理中心工作,併在2004年12月-2011年1月任湞江區勞動就業服務管理中心副主任,2011年2月至今任湞江區就業服務管理局副局長。吳章明妻子伍惠鶯告訴筆者,她自己在湞江區人力資源個體協會工作,也是在小孩讀小學後才開始工作,兩口子每月收入2000多元,要負擔小孩的學費以及水、電、房租等生活費,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對於筆者提出的,吳章明駐村後有每月900元左右的交通、伙食和駐村補貼,伍惠鶯斷然說:“吳章明絕對不是為了增加點收入而主動申請駐村的”。
  伍惠鶯告訴筆者,吳章明是慈父孝子;而吳母也提到,吳章明兩口子結婚十多年了,從來沒有吵過架。吳章明的意外殉職,家裡人一時難以接受。“到現在,我仍像做夢一樣,不相信他已經離我而去。他是那麼好的一個人,對老人孝順,對小孩慈愛,對朋友真誠,待人友善,樂於助人。這麼好的一個人,為什麼這麼快就走了?”伍惠鶯說。
  伍惠鶯回憶道:“當初我不想他去扶貧。扶貧一去要3年,家裡老的老,小的小,沒人照顧。如果他不去扶貧,對家裡多少有點照料,我也不會這麼辛苦。小孩才11歲,又是上小學六年級的關鍵時期。在他的一再堅持下,我才勉強同意。我幾次提出要去他駐點村看看,他都沒讓去,說交通不方便,所以一直也沒去成。”
  半年多來,吳章明一心撲在幫扶工作上。周一去,周五回,有時周六、周日還要加班加點。扶貧工作中,村裡有很多資料要錄入,他電腦不怎麼熟,有的材料還是找伍惠鶯幫忙整理的。
  筆者瞭解到,吳章明對公家的事特別上心,每年都去無償獻血,半年一次,家裡還有他的獻血證。2006年“7·15”洪災中,湞江區犁市鎮水災嚴重,他天天跟領導去救災,一個星期沒回家。可自己家裡已停水停電,小孩才幾歲,他都沒時間理家裡的事。自去了駐點村後,他一個人吃住在村,天天忙著村裡的事,挨家挨戶去家訪、調查,貧困戶家裡的事塞滿了他的腦子。
  吳母介紹:“我今年74歲,是樂昌人。養了3個兒子,他最小、也是最貼心的。我兒他人非常好,老實,孝順,對人很有愛心。我說,自己家裡都這麼窮,你還去扶人家。我兒他非常孝順,一有空回到家,總不讓我做事,他自己爭著做飯做菜孝敬我。就在上月冬至那天,他還特意陪我回了一趟樂昌老家。”
  南方日報記者 谷立輝
  特約通訊員 鄭爍  (原標題:“好人就這樣走了,哪能不痛心”)
創作者介紹

吳雨霏

txebobh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